背景:
阅读新闻

汝窑的成就

[日期:2009-12-23] 来源:www.ccisn.com.cn/  作者:admin [字体: ]

       汝窑的妙, 妙就妙在集传统工艺之长。 汝釉的奇, 奇就奇在独一无二的内有玛瑙为釉。 就艺术而言, 纹饰图案的鲜活与线条平面的敦实, 实同一概念上的二个不同的高度。 于标本上可见, 汝窑制瓷技艺不亚于当时堪称一绝的定窑白瓷。 汝窑作品, 无论胎壁的厚薄, 弧线的准确, 整体的浑然, 还是修坯的细洁(不露竹丝纹), 乃至釉层的匀净(不见泪痕)均出乎意料地精致。 这类精致不等同形体上单纯的对称、规范、严谨, 而是整体的简约和凝炼, 是由线条营造出的三维空间所拥有的无限美意;。 诚如眼下汝人之绝活, 比定瓷更见线条的流畅和整体的出神入化。 欣赏之余, 时时会生出一番恍如天工的感慨, 一如定瓷在手, 惊其纹饰精湛, 常有一种美不胜收的感动。 但二者相比,汝瓷的返璞归真不免让人流连得更长久, 从中品味到的文化内涵更博大。 比如圈足外卷,这是两晋至唐五代越窑偶而为之的一种底部形态, 而此时的汝窑已普遍应运至盘、碗、洗,只是越发灵巧、圆润、宏达比如支烧痕, 汝窑虽然借鉴了越窑、耀州和岳州窑的工艺。但是,从支痕的大小、形状反映出的心痕手迹, 汝窑这宋时出生的小弟, 比起汉唐已见名传的三位大哥显得还是棋高一筹。 瞧瞧芝麻钉之细小, 部位之恰到好处, 惹人喜爱之模样, 汝窑工匠之用心良苦一目了然。 再包口裹足满釉, 汝窑是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 赢得宫廷青睐被指派烧造供御瓷实属必然。    

比工艺创新更震撼世界的是汝窑釉色, 它比中国陶瓷史上曾有过的梦想在北宋晚期如愿如偿关于天青釉, 相传为五代周世宗柴荣所创,当日清器式,世宗批其状曰:雨过天晴云破处,者般颜色作将来景德镇陶录·卷七》引《唐氏肆考》),这便是迷人的柴窑。 明宣宗酷爱其貌,于《宣德鼎彝记》将宫内柴窑列为名窑之首(柴、汝、官、哥、定)。 清代重要专著《南窑笔记》还把柴窑特征归为四如:青如天, 明如镜, 薄如纸, 声如磬。 四如屡屡见诸陶瓷专著。只是到了二十世纪中叶,因缺乏相应实物与理论支持,致陶瓷学界对明清的记载存疑, 认为古人可能将五代秘色瓷或景德镇窑影青瓷, 误当传说中的柴窑。近年,又有学者提出柴窑就是五代耀州窑瓷器中的精品。 之说, 核心也是釉色。 总之,釉色天青非同小可,此乃商、周原始青瓷至宋代诸多青瓷系列长期梦寐以求的最高境界。然而,汝窑大获成功,并以传世70件器物及新近面世的无数天青釉瓷片,证明了自己的业绩。

汝釉的创新, 得益于内有玛瑙为釉, 得益于清凉寺村附近2公里处有一座玛瑙矿。 据现代化学分析得知, 玛瑙的主要成份与一般石英砂并无区别,为二氧化硅,但玛瑙往往含有铁等着色原素, 对釉的颜色有一定的作用

汝窑的釉层大致在0.03—0.07厘米左右, 虽较秘色瓷的釉层厚出将近一倍, 却比宋官窑、龙泉窑的0.1——0.3厘米釉层要薄了许多。 尽管釉层较薄但釉面质感致密、平静,有深不可测之貌,以至千年以来让人一直欲看不透。

汝窑青瓷的釉层极为均匀,规整得几乎一丝不苟,甚至在唇口,在所有转弯拐角处,釉层都能保持厚薄一致。这一现象,除秘色瓷因追求釉薄可与胎体交融产生类冰类玉效果而不可同日而语外,与其它青釉系列比照,汝釉可谓达到尽善尽美境地。例如,官、哥的紫口,系口端釉层历高温,釉汁下行减薄,导致露出胎色;官、哥、龙泉器体下部或圈足墙面常有下行渐囤厚釉一环;器身拐弯折角处或凸出部位,时有囤釉或积釉挂淌。这些现象,传世汝窑器物上几乎全无。

汝釉的上述特色,部分系匠师技艺精湛,部分系玛瑙效应,下述现象,当属玛瑙釉独有:

         

    一、汝瓷釉面的光泽,大多数不及官、哥晶莹, 更弱于龙泉青瓷。与同为贡御级别并亦为出土的定瓷、龙泉瓷标本作比较, 汝釉的光泽度只及后者大约三分之一略强。这说明,因玛瑙的加入,汝釉的玻化程度(还包括釉质的耐腐蚀性)有所下降。反过来则说明缺乏明显玻璃质感, 是玛瑙为釉的一个重要特征。

二、于标本的截面, 肉眼可见到较多气泡嵌在釉汁与胎体间的釉层中、下方。 用放大镜于釉面上观察, 中层这些气泡在釉层内呈稀疏的星辰状有的大如星斗。 但是, 蕴藏在釉层最底下的另一部分气泡, 于釉面上则很难透见。 汝瓷釉层紧贴胎骨处有一排肉眼可见的气泡, 这种与其它青釉气泡排列有异的景象, 当属玛瑙釉为釉的又一特征。同时表明,玛瑙釉的粘度很强以致釉内与坯胎中的空气在烧制过程中, 无法正常逸出, 较多的被封闭于釉汁下层

三、由于玛瑙的加入,釉子的粘性聚然增强, 让在高温下本该受地心强力下注到底部的釉汁, 竟然上行了一些。 这是玛瑙为釉的奇特现象。 这种现象全面解释了汝瓷为什么总被是做得特别规整, 又总要把釉层控制在一定厚度范围之内。 原来,玛瑙釉较强的粘度,降低了釉料在溶融时的正常流动, 使得釉面自行修补厚薄不匀的过程受阻。 强粘性还使厚釉在高温下容易产生强内聚力, 吃掉薄处的釉, 而薄处釉汁也较易被厚处的釉层所吸附。 由此看来, 汝瓷满身裹釉不只为了美观, 还是均衡玛瑙釉粘度和内聚力过大的一项有效措施(支烧钉入窑时也上釉, 出窑后敲掉)。

综上所见, 玛瑙为釉确有许多独到之处, 最主要使釉泽精光内蕴(系釉内大气泡折光反射之故)和釉呈幽玄静谧的青色。 但也有弊端。 于标本上可见, 釉面效果, 有的很好, 有的利弊各半, 有些则瑕疵不少。 这些, 证明汝釉的制作难度相当大, 以致汝窑产品出奇地少, 足端露胎的成功品几乎不见。 由此想到, 玛瑙为釉, 必定还有许多尚不为我们所知的玄奥。 不然, 为什么其它青瓷窑系不在釉内引入玛瑙?又为什么汝瓷之间也存在着天壤之别?

    青釉的发色, 一般都与烧成时的窑位、窑温及不同的还原气氛有关。 就汝窑而言, 还应取决于玛瑙的含量。 例如, 凡青蓝呈色显著如天青、卵青、粉青等汝瓷者,其色泽往往也格外地纯正、匀洁;釉面也特别的细腻、平整;釉层也浓郁地呈失透状, 犹如有高密度的青色烟霭罩之;开片也以稀疏的斜直纹、鱼鳞纹、蟹爪纹居多。 如此现象,为其它青瓷窑系少有或不见。 这几个特征汇拢起来, 似乎已为汝窑的内在品质分出了泾渭,至少是可以用作区别开包括宋官窑在内的其它青瓷。 尤其那件不开片的小碗残件, 釉呈天青色, 釉汁幽深蕴润汁中棕眼隐若蟹爪(明高谦《遵生八笺》语, 棕眼, 在上述汝器中仅无纹小碗上出现, 系釉表含有肉眼可见的大气泡;气泡不破、疏朗, 似蟹行走后留下的爪尖痕), 显出一派超凡的气质。 但是, 它们釉面均不及汝器右灰青釉一类浏亮。 这些差别, 是否为玛瑙含量悬殊之缘故呢?仔细观察还可发现, 釉面玻化程度明显稍好的一类汝瓷(占总数约15%左右, 色有豆青、茶青、灰青等), 除胎骨与宋官窑有明显区别外, 其釉面(略有厚薄不匀)、气泡(若聚沫攒珠状)、釉汁(略显透明)、釉泽(较为晶莹)等方面都与宋官瓷十分相近。 这又是什么原因?当然, 汝与官有不可割断的血缘关系是一个内因, 但如此迥异现象出现于同一窑口中, 其成因恐怕还是玛瑙含量多寡所致。 即光泽弱和无纹片者含玛瑙多, 光泽强及纹片多、开细碎纹片者玛瑙少, 甚或不含玛瑙。 明初曹昭《格古要论》探知了内中奥妙, 故称:汝窑器, 出汝州, 宋时烧者淡青色、有蟹爪纹者真,无纹者尤好。蟹爪纹,本不是真假的要领, 也不该是好或坏的标记, 但此因与宋《清波杂记》内有玛瑙为釉的量有关, 也就有了份量, 让部分汝瓷, 见出了高下。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咨询电话

0375-6977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