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青春骚动期的一次艳遇

[日期:2009-03-06] 来源:  作者:彭忠彦 [字体: ]

 春骚动期的一次艳遇内容

        "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
                                                                      --南宋叶寘《坦斋笔衡》

    我至今孑然一身,不近女色的原因还是因为那次艳遇--青春骚动期的一次艳遇。
在我青春骚动期的那几年,我着魔似的爱上了汝窑青瓷器--像爱上了一个钟情的女人,爱得天昏地暗,死去活来,一塌糊涂。
    家人和朋友都不理解我,说你这个年龄爱上一个女人才对,怎么会爱上一种瓷器?母亲的话则更直白:"瓷器能当媳妇用吗?瓷器能让我抱孙子吗?"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爱所爱,我行我素。
我把省吃俭用的钱都用来购置汝窑青瓷器:天青釉旋纹尊、三足洗、玉壶春瓶、刻花鹅颈瓶、莲花瓶、八卦鼎、淑女瓶……不过,这都是汝窑断代800年后今人的仿制品,虽已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但说到底还不是古瓷真品。据说古瓷真品中的精品似玉、非玉、胜似玉,和玉一样是可以通灵的。我做梦都想得到一件通灵的汝瓷精品,因此终天屁颠颠的到处乱窜。严和店、大峪店、清凉寺等所有的汝窑遗址都是我常去的地方。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坑一洼、一匣一钵我都了如指掌。从这些古窑遗址中拣回的大大小小的青瓷片,足足装了两麻袋.我经常装出一副很知识的样子,戴着眼镜,肩上搭着一条装标本的白袋子,手里掂一把小铲子,像一位严肃的考古学家一样,在古窑遗址中很深沉地走来走去。偶尔也蹲下身子用小铲铲几下,把铲出的瓷片--黑釉的、月白的、天蓝的、豆绿的、虾青的……统统弃之,独把天青釉瓷片捡起,小心翼翼地装进口袋,然后若有所思的眺望远山,很有一副古陶瓷大家的风骨。
我苦苦寻觅也得不到古瓷器,于是就在仿古瓷器上作文章。我笃信:心诚则灵。很多个夜晚,我都是抱着汝窑青瓷器酣然入梦的。那些被我一一抱过的瓷器,在温暖胴体的滋润下,没有生出一丝灵的气。常常是梦境很美很甜,然而醒来咀嚼梦境却倍感寒夜深长而凄凉。绝望中我会把不顺眼的那件瓷器摔得粉身碎骨。一天早晨,一个仙风道古的老人从我身旁走过,他望着摔得七零八落的碎瓷片说:"孩子,用身捂,用心暖,仿烧的瓷器也通不了灵。不若去寻--哪怕寻到一块真正的汝官瓷天青釉古瓷片,她也会透着灵光和灵气。宋人说家有汝瓷一件,胜过家产万贯,今人则说家有汝瓷一片,胜过万贯家产,行行重行行,不停地寻许找吧,上帝会把福音降给你的……"老人说罢,飘然而逝。
我仔细品味这个荒诞离奇的梦境,心中突然醒悟。

从此,我踏上了寻找通灵汝瓷的漫长之路。
那时侯,在绵亘八百里的伏牛山--童叟皆知:丁汝青要瓷器不要媳妇!是的,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汝窑遗址一批批的被国家保护起来了。虽然那里一镢下去就能挖出古文化,但却动不得了。我只有寻觅--在民间百姓之中苦苦的寻觅那通灵的瓷片。
翻一山,过一河,进一村,入一户……走,走,走,我在不停地奔走!
母亲对父亲说:"拴住他人,再也不能让他走了!"
父亲叹口气说:"拴住他人,你能拴住他的心?"
"能的,能的,女人是根绳子,准能拴住他的心!"
父母给我找了一根"绳"--一个叫窑女的女人。母亲给我五百块钱,让"绳"子牵着我去大营镇 赶集,置买定情物。刚到镇上,那个叫大毛的古董商叫住我,说弄到了一批准真正的汝官瓷片,是在清凉寺保护区内偷挖出的。我大喜望外,撇下我的绳子跟着赖毛就跑。一口气跑到镇北山的树林里。赖毛从地下挖出几十块青瓷片,开价一千元。好说呆砍,五百元成了交。
我背着瓷片在镇上见到了可怜巴巴的窑女。我说:对不起,钱买瓷片花光了,改日再买定情物吧!"
窑女说:"你跟你的瓷片订亲吧"。说罢扬长而去。
母亲并不甘心,她又对愁眉苦脸的父亲说:"让娃结婚,让结婚的女人和生下的孩子拴住他的心。"
父亲说:"娃还不到结婚的年龄,咋结婚?"
"非法也得结婚,结婚的女人有两根绳--女人和孩子,捆绑了男人的双脚,想跑也跑不脱!"
就这样我和一个叫瓷女的女人入了洞房。
花烛之夜,洞房闹得不可开交时,忽然有人喊:"汝青叔,清凉寺松贤家盖房,挖地基挖出了青瓷片。"
那时侯,闹房的人正在玩一种叫做"压老堆"的恶作剧。已把新娘压在最底层,紧挨新娘的是我,然后我的上面还有若干层人。这种游戏主要是锻炼和测试新娘的耐压能力,为即将进入实战的新娘提供一场"演习"
听到清凉寺有青瓷片的信息时,我正被压在新娘的上面,我的上面还压着若干层的天。我感觉到新娘的那两座笔挺的乳峰顶着我和我上面的人,真有一股力拔千钧的气势。
当时,我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双手着地,"吼"的一声用力掀掉了压在脊梁上的"千层天"。
新娘解放了,我逃出了洞房。
数日后,当我背着一袋青瓷片回家时,看到的是新娘留给我的一封信。
丁汝青:
搂着你的青瓷片睡觉吧!"青衣玉女"会给你爹娘生下一个延续香火的小"鸡巴货"

艳遇的出现是在一天夜里。
青春的搔动中,除了奔走,我就是静下心来读书--有关汝瓷的书。
那天夜里读到了宋徽宗赵佶"弃定用汝"的缘由时,奇迹出现了。
那是午夜十分,一轮新月悬挂在蔚蓝色的中天屏幕上,月淡风清,皎洁的银辉透过窗棂,洒在堆积如山的青瓷片上。瓷片伴着我陪读陆放翁的《老学庵笔记》:"故都时,定窑不入禁中,唯用汝器,以定器有芒也……"
此时,窗外突然变天了。乌云吞没了一轮新月,飞沙走石。陪读的古瓷片被狂风掀起"噼里啪啦"地脆响。暗幕里我发现有一块青瓷片精灵般的飞翔起来,她划着弧光,在书屋里翩跹起舞。
窗外突然炸响了一声春雷,风吹云散,新月再现,世界又变得恬淡而柔静。"叮当"一声脆响,飞翔的青精灵炸飞了,无数串青色的火花四处飞溅,飞溅的火花中,就跳出一个美妙绝伦的青衣玉女。只见她蛾眉紧锁,怒目圆睁,酥胸颤动,颐指气使。
我正不知所措时,那个青衣玉女发话了。她的声音苍老而沙哑:"你这个嫩皮娃子,看在你"瓷痴"的份上,才给你指点迷津。你真的相信这陆放翁,叶置这些文疯子关于皇上"弃定用汝"的屁话吗?历史是什么?历史是裸体的女人,本来是真实的。但却让修史立志的文人雅士们按照当局的意志和自己的好恶,给女人穿上了花花绿绿的衣裳,于是女人不将女人,历史不再真实。现在我来告诉你:皇上"弃定用汝"的真正原因是为我,为我这个青衣玉女,这是真实的历史,你别以为这是野史,却真实的像裸体的女人……
听到这里,我眨了眨眼。但眨眼之间那个青衣玉女不见了。只有一块青瓷片静静地躺在我的胸口上,伴着急遽跳动的心律上下起伏。
我意识到我得到了一块通灵的瓷片。
我折起身来,把贴在胸口的瓷片放在手掌上仔细端详:只见釉面平滑细腻,如同美玉一般,明亮而不刺目,身上呈蝉翼纹的细小开片。我从床头拿出放大镜,闭上左眼窥视:只见釉面下有稀疏的气泡,在光照下时隐时现,恰似晨星闪烁。
"青如天,面如玉,蝉翼纹,晨星稀……"我喃喃自语:"天青釉,汝官窑器--天青釉!"周身的血液一齐哗哗啦啦涌向头顶,一阵晕眩中那只青精灵仿佛又从瓷片中飞出,划着弧光在头顶上盘旋。我把瓷片紧紧地贴在胸前,激动的在床上打起滚儿……
此后的若干个夜里,我分明看到那只青精灵扇动着翅膀在我头顶飞翔。在她翅膀扇动出的响声中,我仿佛听见了她神秘地诉说。她苍老而沙哑的声音,穿透历史尘封的一道道大门,携带着岁月的霉气,袅袅的向我飘来--

告诉你,"小瓷痴",我是谁?我是青瓷魂--八百年前唯一的通灵瓷。别看我遍体鳞伤,流落民间,含辱蒙垢,可我曾享受过国宝之荣。那时候宫中御用瓷器是定瓷。汝瓷、哥瓷、钧瓷的窑主和窑匠们搅尽脑汁都想让自己亲手烧制的瓷器,蹬上大雅之堂,成为宫廷用瓷。为达到这一目的,各窑系之间明争暗斗,自相攻击。汝窑名匠严和忠厚老成,埋头煅烧,从不参与窑派之间的争斗,把全部精力都用到汝瓷的烧制上。熟能生巧,巧能成精,精能通灵。我作为成千上万件汝窑器中唯一的通灵之瓷,就是在这一期间,一点一滴的采天宇之灵光,一丝一毫的吸大地之精华,在1200多度的高温中冶炼成通灵之身。
那是一个风清月白的晚上,严和进入冷却的窑里查看。他钻进窑门,"扑通"一声跪下,叩头祈祷:"火神啊,您快显圣吧!让我烧出一件通灵的瓷器,选进宫中,了却我平生心愿!"。这时我从那件青瓷三羊尊中飞出来,飘落在他眼前,衣袖抚摸着他的白发。他抬起头看到了我--一个楚楚动人的青衣玉女。短暂的沉寂之后他连忙叩头不止……待他平静之后,我才说:"严窑匠快送我入宫,我能让宋徽宗'弃定用汝',包你大功告成。"
我被放在宋徽宗的书斋里,和里面洁白的定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于我迟迟没有显灵,严和和窑主被关进了大牢。
我的出现是在一个下午后。徽宗皇帝正昏昏欲睡之时,看到一团青光从三羊尊中飞出,像一只萤火虫在他的头上盘旋。当他伸手去抓时,那团青光一闪,我从里面跳将出来。徽宗皇帝痴呆呆的盯着我,一副十足的馋猫相。当他张开双臂扑向我时,我向他娇柔一笑,又隐进了瓷器里,发了疯的皇帝把青瓷器紧紧抱进怀里,声嘶力竭的吼叫:"我要你--别躲开我!"
我躲在瓷器里和皇帝对话。
"要我不难,请你回答我几个问题:你身为道君,道教斋蘸时献给神仙的奏章叫什么?"
"'青词'〔青瓷〕赵佶皇帝似有醒悟。
"何以叫'青瓷'?"
 "太青宫道观荐告词文,皆用青藤朱字,谓之青词。'青纸朱书,以代披肝沥血之谓也。'肝在五行中属木,色青,血为红色,以此表达极端虔诚矣。"
"道教以青色的纸而不是以普通白纸作为荐告词文的书写材料,这说明了什么?"我穷追不舍。
"说,说,说明了道家对青色的喜好。"皇帝舌头打着卷说。
"那你身为道君,就你不喜欢青色吗?"
"我、我、我、我当然喜欢。"
"那么,请看宫廷里你御封的瓷器是什么色?"
"白、白、白色。"皇帝已彻底醒悟。
 "你再看这汝瓷,清雅素洁,明澈蕴润,色调单纯,朴素大方,质朴含蓄……"皇帝打断了我的话。 
翌日早朝,赵佶当着大臣摔碎手里的白瓷茶杯,愤愤地说:"定瓷有芒不堪用,速命汝窑匠严和造青窑器"。
从此,汝窑青瓷器声名大震,但我却隐去了娇容。赵佶懒得写字画画,在幸福的等待和煎熬中期盼着我的出现。但我是神圣的青瓷之魂,我不会因权贵、地位、金钱而玷污我的圣体玉身。不久,金兵入侵,我流落民间,粉身碎骨……

有了那次艳遇,我对世间所有的女人不感兴趣。我在焦渴中期盼着奇迹的再次降临。然而,只有絮絮叨叨地诉说,她却再也不肯向我露一次那美丽的娇颜。日子在幸福的煎熬中一天天逝去。

一月月,一年年……我在固执的等待着--等待着那个青衣玉女的出现。
等待是一种幸福,等待是一种煎熬,但我仍在执着的等待着,永远、永远……


通联:河南省汝州市文联
邮编:467500
电话:0375--6860946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 匿名 发表于 2011-11-25 18:13:54
guai wen shen qi

咨询电话

0375-6977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