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精灵在诉说……

[日期:2009-03-06] 来源:  作者:彭中彦 [字体: ]
内     "汝瓷器,出汝州,宋时烧者淡青色。有蟹爪纹者真,无纹者尤好,土脉滋润,薄亦甚难得。
                          --摘自明初曹昭《格古要论》

    
    汝瓷专家朱天尊在这个杨花似雪的季节,心似那飘忽不定的杨花,忽上忽下地飘飞。冥冥之中总觉得有一种声音在轻轻地呼唤着他,心神不宁,思绪若飞。"天青釉"的实验再也做不下去,于是他走出了实验室。出门之前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刻在墙上的"1999"道失败记录的痕迹,像箭一样射进他的肺腑。
    朱天尊左手捂着胸脯,右手掂一包小刨镢,肩膀上搭一只白布袋,顺着一条羊肠小道,向汝窑古遗址--严和店慢悠悠地走去。
    他没有走向古窑场,而登上了窑场后面的青龙山。坐在山半腰一棵大栗树下,心不在焉地望着山下的古窑厂,右手拿着小刨镢,没精达采地往地上刨着。刚刚钻出地皮的金黄色嫩草芽被他茫无目标的小刨镢刨出。粉白的粘土被刨镢带出来,落在他的鞋内和身上。
    突然一声脆响,天尊把失身的眼光从古窑厂中移了过来。瓷片,一块蒙尘含垢的瓷片,铜镜般大小。天尊并不感到稀奇,在古窑厂遗址方圆数里的地下,一镢下去就能刨出块瓷片。
    尽管如此,天尊还是放下小刨镢,漫不经心地拣起这块瓷片,用手擦去上面的泥土,那一刻,天尊惊呆了。除去泥土的青瓷片在春天阳光下熠熠闪光,凭着专家的慧眼,他看到了这不是一块普通的瓷片。他哆嗦着右手,把瓷片贴在胸前的衣服上擦拭,然后他把擦拭后的瓷片放在手掌上端详:只见釉面平滑细腻,明亮而不刺目,如同美玉一般,身上呈蝉翼纹般细小的开片。"青如天,面如玉,蝉翼纹,晨星稀……"天尊喃喃自语:"天青釉,汝官窑瓷器--天青釉!"天尊突然惊奇地叫喊起来。周身的血液一齐"哗哗啦啦"地涌向头顶,一阵晕眩:仿佛有一只青色的精灵从手掌内的瓷片中飞出,划着弧光在他头顶山盘旋。
    天尊把瓷片贴在胸前,激动得在山坡上打起了滚儿……

    暗幕里天尊分明看到一只青色的精灵煽动着翅膀在他的头顶上飞翔,在翅膀煽动出的细微响声中,天尊仿佛听见了他神秘的诉说。他的声音苍老而沙哑,穿透历史尘封的一道道屏障,携带着岁月的霉气,袅袅地向他飘来。
    天尊,你有幸做了汝釉青瓷片的传人。你别小看我只是一块小小的瓷片,俗话说:"家有汝瓷一片,胜过家产万贯",我是严氏家族正宗的祖传宝物啊!窑空烟冷留遗梦,青光瓷魂通灵心。汝官窑瓷器断代了800年,800年,历史的烟云挟裹着我,在严氏家族传了一代又一代。800年的风风雨雨、兴兴衰衰、恩恩怨怨、仇仇杀杀,尽收眼底。现在你把我从尘封的泥土中刨出,做了我的传人,这是上苍的钦定,也是我们前世的缘分。
    你做了我的传人,就别嫌弃我絮絮叨叨的诉说。每一个传人都要虔诚地恭听我的诉说,我的诉说会让你感到做一个汝瓷传人的神圣、荣耀,乃至屈辱、艰辛和沉重。
    我坚信我的诉说会打动你的一颗芳心--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生产瓷器的国家,你可以想像一个泱泱大国所拥有的宝藏数不胜数,却独以瓷器闻名于世,以至于在英语中"中国"与"瓷器"是通同一个单词"China",这岂不是上苍的造化吗?
    "汝、官、钧、哥、定,独有汝瓷一支花。"汝窑为魁,汝瓷为首。我作为汝瓷中的一块通灵之瓷而传诸于世,虽历尽沧桑,数遭劫难,但仍感三生有幸。
    好吧,闲言少叙,我还是先向你讲讲我的身世。
    北宋哲宗元佑元年,汝州方圆百里窑场林立,最富盛名的当属严和店和清凉寺。"严和店,烟火店,窑场满山不到边","清凉寺到段店,一天进万贯",从这些流传的民间俚语中,你可以想像当年汝瓷窑场的盛况。
    一天,严和正在窑场忙活,窑司来了。严和是汝州百里有名的窑匠,技艺超群,独压群芳。
    原来,皇上派官员在清凉寺建汝官窑,专门为皇宫烧制御用瓷器。严和被选调清凉寺汝官窑当窑匠。汝窑作为皇上钦定的第一个官窑,自此身价百倍。
    严和被选为官窑窑匠,名声大振。从此严和在官窑一干就是15年。15年中,他把汝官窑的烧制艺术推向了中国瓷器烧制的顶峰。当时,汝窑宫中禁烧,皇宫为追求汝窑的天然之美,不惜工本,选昂贵的玛瑙入釉。严和用玛瑙为釉烧制出官瓷时,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是自己亲手烧制出的光物。严和在灯下观赏,只见釉下稀疏的气泡随光时隐时现,宛若星辰闪烁,而那胎釉结合处泛出光彩,酷似少女脸上的红晕,美丽纯真。釉面上不规矩的裂纹巧夺天工,有的像梨皮,有的似蟹爪;有的如鱼子,变幻无穷。
    严和抱着"汁水莹泽、堆釉如脂、含水欲滴、釉如清脂溶而不流,其釉厚而声如磬,明亮而不刺目"的瓷器,泪飞若雨。当时严和被自己创造出的美色晕乎过去了……言和不知他在汝官窑烧造中开创的芝麻钉满釉支烧,改变了其他瓷器施釉不及底部和支钉粗大的传统工艺。他独创的"铜口"工艺与纹片技术令其他瓷器烧制者望尘莫及。
    熟能生巧,巧能成精,精能通灵。我作为成千上万件汝官窑中唯一的通灵之瓷,就是在这时期一点一滴的采天宇之灵光,一丝一毫的吸大地之精华,在1280多度的汝官窑中孕育冶炼成了通灵之身。
    确切地说,我时出生在那个皎洁的月夜。那时候金兵入侵中原,炮声隆隆,战火已近眼前,窑工和窑匠都闻声远逃了。严和没有走,还倔强的守在窑前,清冷凄惨的月色照着他古铜色的脸膛。冥冥之中他觉得有一个瓷精灵在窑中向他眨巴着眼睛。
    其实,窑火已住。严和静坐在月光下,恭候着那玄妙无穷的窑变。隆隆的炮声,燃烧的火光都驱赶不走沉醉在瓷器开片发出的绝妙音乐之中的严和。这官窑烧成变色绝,区别于民窑。民窑火住色成,显出原色。而官窑天青色是住火后才慢慢地进行着变化的,这窑变往往不被人的意思主宰而千变万化,即使在同一窑中,因位置的不同,空气进入的不同等诸多因素的影响,而成色也就不同,一窑十色,杂色相糅的情况时有发生。
    严和雕塑一般地坐在窑门前,虔诚地静听着汝窑开片的细微声音,"叮叮当当,叮叮当当",时缓时急,时疏时密;时高时低,这天籁之音像一曲绝妙的农家乐,把严和深深地陶醉了.
    这时,马蹄声近,呐喊声急。一只只火箭呼啸着,像火龙一样飞来,落在了窑门前。严和这才如梦方醒,猫腰钻进了窑内。我也就在这一刻窑变成功,和严和有缘相遇。
    "师傅,快救我!"我在匣钵中喊叫。
     严和在短暂的愣怔过后,惊喜若狂地从匣钵中抱出了我--一只通灵的撇口汝瓷碗。
    "师傅,快跑,往正南跑。"严和抱着灼灼烫人的我往正南方跑去。
     金兵闯进了窑内,疯一样地哄抢着瓷器。有一个金兵发现了逃跑着的严和,搭弓射箭。
     "师傅,快趴下!"严和趴下时,把我压在了身下,正好摔在了一块石头上,我被摔成了两半。慌乱中严和抓起我的另一半夹在腋下,向山下滚去……
     两天后,严和被清凉寺的和尚搭救,才算活了下来。留给严和的就只剩下了那一半的撇口汝瓷碗。我那一半至今也不知流落到了何方?
     严和带着我回到了严和店。看到昔日红红火火的窑厂,如今窑毁烟冷,死一般的冷静,又思念为他怄愁而死的老伴郑州氏,严和从此一病不起。一日严和病危,便把儿子天釉喊到跟前:"天釉,爹的日子不多了,爹烧了一辈子的汝瓷,只落了半个碗。不过,这半个碗可是通灵之宝,我把她传给你,你如何处置她?"
    天釉略加沉思,说:"爹,你辛苦了一辈子,没过上一天好日子,如今这兵荒马乱的,保命要紧,我想把她卖掉,换些银两,给您打一副好棺材,然后买些粮食,一家人度饥荒……"
    天釉的话还还没有说完,严和就摆手不让他再说下去,接着喊来了儿媳妇月白。月白听了公爹的话说:"树挪死,人挪活,依我之见,卖了这块瓷器,当路费往南走,凭着天釉的烧窑手艺,到南方窑场闯一闯,说不定还能闯出个明堂。"
    月白也被公爹打发出去了,接着要喊孙子明申。这时我沉不住气了,说:"师傅啊,明申吃、喝、嫖、赌,他不能当我的传人,叫粉青吧,她是再合适不过的传人了。"
    师傅信了我的话,果然叫来了过门不久的孙媳妇粉青。粉青才15岁,已出脱成了个亭亭玉立的少妇。
    粉青说:"爷,人活一口气,神得一炉香。这人活在世上是活一种精气儿。依我之见,汝瓷宝物要时代代传下去,无论再苦、再难、再险,就是九死一生也要一代代传下去,而且还要找到遗失得那一半碗儿,世代相传,光宗耀祖,激励后人……"
    粉青的话像一罐子陈年老窖倒进了严和的心里,他满脸红光、老泪婆娑,嘴唇打着卷儿喊人进来,当即立下了遗训……
    夜深人静,天尊偷偷地下了床,打开了柜子,从里面取出了一只长方形的匣子,然后打开匣子,拿出了被金丝绒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宝物"。灯光下那块青瓷片仿佛向他眨巴着神秘的眼睛。
    天尊拉灭灯,在暗幕里把伤痕累累的瓷片贴在胸脯上。于是,他又听到了精灵那轻轻地诉说。
    宋金战乱之后,窑毁人亡。汝瓷遂成绝响,有关汝窑的传说更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自宋志元明清,历朝历代都将汝窑作为"传国之宝",深藏皇宫,代代相传,不允陪葬。而我只是流落到民间的半个汝瓷撇口碗,虽不能分享"国宝"之殊荣,却品尝到了"传家之宝"的酸、甜、苦、辣。我庆幸:800年--沧海桑田,改朝换代,刀光剑影,在无数次的劫难和争夺战中,我神奇般地从三十七代传人手中一代代地传了下来。虽然由当年的半个碗儿变成如今只有小铜镜大的一片,虽然我体无完肤,伤痕累累,心在泣血,但毕竟还是呻吟着活了下来。活下来就好!只有活下去,我才能有资格向新的传人诉说。
    日光流年,传人多变。我是从第三十七代传人的手中失传的。五十年泥土尘封,暗无天日,我想再也没有出土之日。没想到被你刨出,失传了五十年之后,而今又有了传人。这真是上苍赐予的福分啊!好吧,我还是讲讲失传的故事把--
    民国15年早春的一天,缎子铺瓷器店的胡老爷作古了。临走前的三个月,他就留下遗嘱:死后丘在家里,要花重金买下严家青龙山脚下那块废弃的窑场作坟地。半年买成,半年入土;一年买成,一年埋殡,非此地不葬。胡家三兄弟中,真正懂得爹良苦用心的只有老大胡明:那废弃的窑场下极有可能是宋代汝官窑的遗址,买下窑场作坟地,借殡人打墓之机挖掘地下的瓷器。胡老爷在世时,曾多次托人买这块窑场作坟地,但都没有弄到手。严家常派人看守,胡家也没法下手挖宝。
    胡老爷倒头后,胡明才把爹的真实意图告诉了两个弟弟。长兄为父,两个弟弟听从他的安排,用爹的旧衣服包些砖头瓦石放进棺材里,吹吹打打,哭哭啼啼,把"爹"丘在了一座土窑里。明里忙完这些,暗里又把爹装进另一口棺材,在一个月黑头的夜里,悄无声息地把爹埋到了祖茔里。
    胡明托人到严家买地,一说三不响。胡家虽然碰了一鼻子灰,但仍穷追不舍。
    这天夜里,胡家三兄弟又聚在一起商议良策。老二胡安发话了:"性急吃不了热豆腐,我看这事只有从长计议,先和严家结亲戚,尔后再说坟地。严家长子严荃新近丧妇,若把我家小妹玉兰续弦给他,成了亲家后再说坟地的事,自然迎刃而解。天下的事,你不付出代价或作出牺牲,就别想得到……"
    胡家三兄弟当下达成共识:拿妹子玉兰和严家攀亲。胡家小姐玉兰虽然是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胚儿,但她的终身大事就这样被哥哥们粗暴的决定了,最终嫁给了一个"二婚头"。
    母牛当墒,女人当家。当时严家理事的是严曾氏。其实,我传到严曾氏之手时,严家的气脉似乎已尽。虽说还算个大户之家,但已是外强中干。严荃进城赌博,一夜之间输掉了二百亩水浇地。严荃的父亲气得一头栽倒在地,醒来成了个"植物人"。不久亡故,他爹死后"五七"未过,严荃的妻子到山上给长工送饭,忽然天变,电闪雷鸣,妻子又遭雷击死亡,严曾氏是个刚强的女人,面对突然的变故,挺直腰板,处世不乱,带领着家人往前奔。
    那是盛夏的一个夜晚,严曾氏净手上香后,便把我从一个木匣里取出来放在神桌上。那时候我已剩下巴掌大小的块头,在烛光的摇曳下,严曾氏看到了我身上闪烁着星辰一样的亮光。她"扑通"一声给我跪下了,"宝啊,宝啊,你说我该怎么办?胡家已托人来说亲了,胡家挖空心思,不惜用'美人计'得到了那块窑地场……"
    我被严曾氏的虔诚感动,终于开了金口:"当年始祖决定传人时,我曾劝他隔代相传,把我传给孙媳粉青。果不其然,粉青担当了大任。在战乱的岁月不但保存下了我,而且又稳稳当当地把我传了下去。胡家小姐玉兰是个人物,她做我的传人,是举着灯笼也难找到的。至于胡家兄弟用'美人计'换坟地,那是个幌子,实际是想挖宝。不过,那块窑地下面没有宝,充其量能挖出些历代仿制汝官窑的一些瓷片,没有一片是真货。放心,把地卖给胡家,到时让胡家兄弟狗咬尿脬瞎欢喜……"
    那夜里,严曾氏彻夜未眠。她把我光滑的玉体紧紧地贴在胸脯上,随着她"咚咚"地心跳,我在她的胸脯上舞蹈。暗幕里我看到严曾氏枣树皮一般皱巴巴的肚皮和枯丝瓜一般干瘪的奶子,当年那双丰满挺拔的奶子已被岁月的风霜嗍空了,留下了一双没精打采的空袋子。真是人生易老,岁月无情啊!
     严荃的婚事很快定下来了,胡家自然得到了那块窑场地。然而,坑苦的还是胡家小姐玉兰。
    玉兰那年才16岁,16岁的玉兰像一株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她的花蕊里早已包进了一颗男人的芳心。那男人叫方明,是玉兰的姨表哥。方明因打死了恶霸刘铁的儿子,就上山当了土匪。
    玉兰最初死不肯认下这桩婚事,三个嫂子就轮番来轰炸。大嫂说,玉兰,别看严家外表穷,实际上是财不外露。人家祖传的那件汝官瓷器,可是无价之宝,万不得已时,严家是不会卖掉的。一旦出手,严家将暴富于天下……二嫂说,妹子啊,应下这门亲事吧。那方明已入山为匪,你总不能跟着他上山当压寨夫人吧?再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你嫁到了严家,为咱胡家换来了一块风水宝地,不但让爹尽快入土为安,而且又使胡家人丁兴旺,财源滚滚,胡家人永世把你供在头上……
     玉兰迷惘的双眼紧盯着起伏的远山,心里爱恨交加地呼唤着表哥,皓齿咬破了嘴唇……
     玉兰最终还是违心地点头答应了这门亲事。
     天尊在实验室里看一份有关汝窑瓷器的资料:
    "……物以稀为贵,现存于世的汝官窑瓷器仅69件,台北故宫博物馆23件,北京故宫17件,上海博物馆8件,英国达维德爵基金会7件。1992年一件直径仅为8厘米的汝窑盘在佳士得纽约的秋季拍卖会上,最后以154万美金落槌成交。在香港的一次拍卖会上一件汝窑荷花碗,吸引得大碗儿趋之若骛,眼睁睁得看着火飙至5000万港币才得意偃旗息鼓,物易其主……"
    天尊放下资料,闭目深思。于是那苍老而沙哑的絮叨又在耳畔轻轻地响起--
    天尊,实话告诉你,至今流传于世的撇口微外卷沿碗只有"二件零一片",一件珍藏在北京故宫,一件在英国达维德爵基金会,那"一片"就是我。这两件均属宫廷陈设用瓷,而享尽了荣华富贵,而我则流落到民间,颠沛流离,四肢残疾,受尽了煎熬。倘若我当初不被严和救走,也许碎于金兵的抢劫之中,也许被高阁供之,传诸于世,一生荣华。成也在天,败也在天,我服了,这也许就是命--莫非我通了灵,就该我一生受苦、受难、受伤、受穷……
    天尊,我不能再过多地表白我自己。我还是接着说玉兰的故事。
    胡玉兰的劫难是从新婚之夜开始的。
    夜深了,送走闹洞房的人们,严荃插上门闩,像恶老雕一样向玉兰扑去。玉兰像小鸡一样被新郎撂翻在床上,吓呆的新娘绵软地坍倒在床上不知所措。就在新郎迫不及待地撕拽她的衣裳时,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了,三四个蒙面大汉闯了进来,新郎和新娘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嘴被堵塞,双双被绑成个肉蛋蛋。
    严家四口人被绑后,弄到村前的山坳里。匪首命人取掉严曾氏嘴里的臭布,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问话:"臭老婆子,你家祖传的瓷器宝物到底放在哪里?快说!"
    那时候,凄惨的月色照着迷蒙的山野,满上坳里死一般的寂静。脸色苍白的严曾氏嘴唇打着卷说:"哪有什么宝物,只不过是只半拉儿汝瓷碗,几百年传下来就剩下巴掌一样大小的块头。传到俺爷那辈子就被他卖掉了,我说的句句是真话……"
    没等她再说下去,架在脖子上的刀轻轻往下一按,腥红的鲜血顺着寒光闪闪的刀刃往下流。严曾氏说,你就是剐了我,我也弄不来宝物。那时候,我吓得心都险些蹦出喉眼。因为当时我被严曾氏缝进了她大裤裆里,害怕被土匪们搜身出来。
    匪首一声令下:挖地三尺,搜!一群土匪闯进院里、屋里搜,搜不到开始往地下挖。折腾到天近黎明,只挖到两麻袋瓷片,匪首恼羞成怒,令土匪们放火烧了房子。
    匪首临走时说,不让我得到瓷器宝物,我就让你严家断子绝孙。说着举刀就要砍严荃的脑袋。严曾是突然用鼻子哼叫起来,匪首命人取掉她嘴里的烂布,"刀下留人,瓷器在我身上",严曾氏的头朝裤裆里点,匪首用刀斩断了绳索。严曾氏卸了绑,"刺啦"一声从大裤裆里拽出了我。匪首看是一块好多豁口的青瓷片,就有一种被戏辱的感觉,于是手起刀落,砍掉了严曾氏的右手,带着满身血雨的我被抛出了几米开外,"哐啷"一声落到一棵小栗树旁。匪首双眼喷火,扭头举刀向严荃砍去。新郎的脑袋像开瓤的西瓜,在地上蹦达着砸向瘫在地上的新娘上,鲜血溅在了新娘娇美的脸蛋上。
    匪首杀红了眼睛,举刀在严曾氏身上连砍数刀,然后又举刀向玉兰的婆母刺去,可怜腆着大肚子的婆母也倒在了血泊里。正当匪首举刀拥向玉兰时,一个人窜上去挡住了他,:"大王,饶了她吧!她是我表妹玉兰,我们自小相爱……"
     匪首一看是方明,心中不快,但还是住了手,伏下头仔细打量绑在树上的新娘子胡玉兰,只双眼一瞥,他的骨头都酥了:"好啊,好啊!说不定还是个没开苞的黄花女,带到山上给我填'二房'。"
    两个人走上去给她解了绑,争着背新娘上山。匪首吆喝道:"都她妈给我滚,让方明背新娘!"
    方明走上去背起吓瘫的新娘赶路。半道上趁混乱之际,方明背着新娘逃跑,狡猾的匪首早有防备,命人在身后猛追。慌不择路,方命竟背着玉兰走到了一道绝壁面前。
    玉兰已经苏醒,兄妹俩紧紧抱在一起站在绝壁上。追兵逼近,呐喊声急,匪首喊道:"抓活的,别让那美人儿死掉!"两个人闭上眼睛,一纵身跳下了绝壁……
    汝瓷专家朱天尊在这个杨花似雪的季节,经过数天的神不守舍之后,便一头扑进了实验室里。他从那块通灵之玉身上又砸掉了一块,研碎后反复分析化验,然后重新调整配方,一次次试烧,终于在公园一千九百八十七年又一个杨花飘飞的季节,第2009次仿烧汝官窑天青釉最终成功。断代800年的汝官瓷天青釉再现绝代之光,举世哗然……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 魏静波 发表于 2014-01-01 14:05:32
阅过了

咨询电话

0375-6977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