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张公巷窑:开起汝瓷名窑之谜

[日期:2009-03-06] 来源:  作者:朱文立 [字体: ]

    笔者历经十余年的苦苦寻找,终于在汝州城内找到了文庙汝官窑址和张公巷皇家青瓷窑址,张公巷窑址的发现是一把钥匙,为破解其它名窑的形成与失传提供了依据,汝州城内北宋出现两大名窑有其前因后果。

 

    张公巷窑址的烧造年代

 

    张公巷窑址自笔者20004月发现后,历经河南省文物考古所200058日、20016月、20042月三次挖掘,出土大量珍稀实物,张公巷窑址紧临北宋时汝州察院,充分证明此处是北宋皇家御窑,笔者已在“汝州城内张公巷窑址”和“汝州城内文庙,张公巷窑址探讨”加以详细论述。自20014月,笔者在一个探孔内出土60多片素烧胎片,后经省考古所20016月和20042月这两次挖掘,出土大量碎素烧胎片说明此窑是宫廷有命则烧,无命则止,平时产品作好素烧后放置,藏于库内等候宫廷下令待烧。在金兵即将占领时,这些待烧产品来不及烧制成瓷,所以全部打碎就地掩埋,此处窑址无疑是由于北宋南迁而停烧。南宋叶置《坦斋笔衡 》:“政和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这说明张公巷窑始于政和,烧造16年,张公巷窑址的发现为汝官瓷的研究带来了柳暗花明。

 

 汝瓷

 

    文庙汝官窑

 

    笔者19874月研制成功汝官瓷后,多次到北京请教冯先明先生关于汝窑之事,在一次交谈中,冯先生问我:“会不会除清凉市之外还会有第二处汝窑?”我说:“如果有,只可能在汝州城内,如果汝州城内找不到,就不会有第二处。”从89年开始,笔者一直在汝州城内寻找汝官窑的蛛丝马迹,无论单位和群众盖房挖地基,都要守候现场查找。1992年发现配釉作坊。1998年以后,陆续发现汝官瓷片出土,并总结出论文“汝州汝官瓷片,残器及配釉作坊的发现与研究”。1999年发现了大批保存完好的配釉用的原料;2001年在文庙发现大批配好的独特青釉;2002年发现了瓷片埋藏坑;并探出了汝官瓷片及匣钵片等。在文庙2万平方米范围内,都有汝窑遗址的实物存在,它不如张公巷窑址的集中,不如清凉寺窑址保存的完好。文庙汝官窑址停烧蚀处于和平时期,有意有时间进行彻底毁灭,说明文庙汝官窑的重要。从文庙和清凉寺出土的实物看,虽然是一脉相承, 但有明显的区别:其一,文庙汝官瓷做工都非常精细和张公巷异曲同工;其二,天青色非常纯正,从配制到烧成都达到了非常成熟的]程度;其三,大部分产品蝉翼纹刻片清晰;其四,瓷台色比清凉寺偏白;其五,卷足比清凉寺轻而矮。这充分说明清凉寺天青汝瓷好,受到宫廷赏识,才弃定用汝。为了垄断汝瓷在汝州州衙附近的文庙建立贡窑 专为宫廷烧造,从此清凉寺汝窑停烧,文庙汝官窑由州衙管辖。

 

    汝州县窑器

 

    在发现文庙汝官窑遗址的过程中,同时出土一些类似汝窑的瓷片和器物,这些器物制作和汝窑无二,也是卷足支烧,也有卷足垫烧的,其垫烧的一些足部色泽呈黑色,即铁足。其色泽以独特青釉为主,也有天蓝色铁足的,虽然是按照汝窑制作和烧成的;北宋徐兢在《奉使高丽图经 》云:“汝州新窑器,越州古秘色,大抵相类”。虽然徐兢所说的新窑器是指文庙窑址生产的和越窑相类似的独特青釉瓷。徐兢是当时人,对瓷器又精通,绝不会把耀州瓷说城是汝州旧窑器,也不会把高丽青瓷说成是汝州新窑器,从笔者所发现的实物看,汝窑新窑器是文庙所产,在张公巷窑址三次挖掘,均不见此类出土,而在文庙窑址也看不到张公巷窑址的实物,汝州新窑器确实存在。只是流传后世的实物很少。

 

    汝州城两度设贡窑

 

    宋代每一个名窑的形成都经历了漫长的过程,不是忽然从天上掉下来。从清凉寺汝窑多次发掘情况看,它的规模之大,出土瓷片之丰富足以说明它是早期汝窑,当时仅供外销和群众使用.流传有“清凉寺至段店,一天进万贯”是可信的。正是清凉寺汝窑产品做工和天青色泽都独树一帜,才受到宫廷重视,才会有宋人叶置在《坦斋笔衡》中记载的:“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轴造青窑器”。受次在文庙设立类:的贡窑,其权利归汝州州衙管辖。南宋周辉在《清波杂志》中记载:“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末为油(铀),唯供御捡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清凉寺汝窑在“禁烧”时停烧,他的烧造年代应在宋哲宗元佑元年以前的二十年左右。那么文庙汝官窑址为什么会出现汝州新窑器呢?从笔者发现的实物可作如下对比:文庙汝官瓷的制作非常精细,而汝州新窑器则显得粗糙,虽都在同一个区域,虽然不同时期烧造;汝州新窑器比文庙天清色汝瓷晚。这就为汝瓷的失传提供了依据。汝官瓷的失传与宋徽宗即位有关。宋史(二纪)《宋史卷二十(本纪第二十),徽宗二》记载:“(崇宁二年)九月辛巳,诏宗室不得与元佑奸党子孙为婚姻......令天下监司长吏厅各立元佑奸党碑”。由于宋徽宗酷爱艺术,继承他兄长宋哲宗的皇位后,重用小人,打击前朝贤臣,另一方面在艺术上想超过宋哲宗刚即位,以前对汝瓷早已不是那么深,所以可能借除佑党之机废弃了汝窑。由于是和平环境,有充分时间毁汝窑,所以文庙汝官窑毁灭的比较彻底。州官调离,工匠可能被杀,汝窑从此失传。汝官窑本毁弃同时,宫廷命禹州州衙管辖。

 

    《宋史卷二十(本纪第二十)徽宗二》记载:"(崇宁)五年春正月戊戍,慧出西方,其长竟天......乙巳,以星变避殿损膳,诏求直言阙政。毁元佑党人碑。......丁未,太白昼见,赦天下,除党人一切之禁。“随着宋徽宗艺术造诣的不断提高及政局变改,又想在汝州恢复汝瓷烧造。大观年间,汝州文庙第二次设贡窑,钧官窑从此废弃。由于汝瓷技艺已失传,生产出的汝瓷从铀色和制作工艺均赶不上宋哲宗时文庙烧制的汝瓷,这从出土的实物可以充分说明,所以史称汝州新窑器。1999年笔者在文窑发现大批粉碎的新窑器配铀原料和2001年在文庙发现大批配好的新窑器铀料可以充分说明。英国大维德基金会存有一件称之为火照的园形器,上面写有:”大观元年岁次丁亥年三月望日将作少监监设汝州瓷窑务必萧视合青初实火照”注[4]。此物记载,也说明天青色汝瓷此前已失传。笔者虽没见实物,初步判定此火照可能是当时的汝州新窑器铀撩的试样。为了赶上和超过宋哲宗时期汝瓷的水平,政和间,宫廷在张公巷自置御窑烧造,虽工艺上已和哲宗时期汝瓷异曲同工,但铀色上确实在新药器基础上有所提高,达不到纯正的天青色,只有:“色好着与汝窑相类”。

 

    张公巷是一把钥匙

 

    综上所述, 张公巷窑的发现如一把钥匙,为破解宋时五大名窑的形成与失传提供了依据,文庙汝官窑遗址和张公巷皇家青瓷窑址出土大量实物说明,宋哲宗元佑元年(1086年)以前以定窑为贡瓷。宋哲宗元佑元年(1086年)至宋徽宗建中禹州城靖国(1101年)以汝窑为贡瓷,在汝州城文庙汝官窑烧造,历经十五年。宋徽宗崇宁年间(1102年)至崇宁五年(1106年),以钧窑为贡瓷,在禹州城内窑台烧造,历经五年。宋徽宗大观元年(1107年)至大观四年(1110年)又以汝窑为贡瓷(汝州新药器),由文庙汝窑烧制,历经四年。宋徽宗政和元年(1111年),宫廷在汝州城内张公巷自置御窑烧造,至靖康二年(1126年)北宋、灭亡,历经十六年。(完)

 

    注释:

 

    1、朱文立:《汝州城内张公巷窑址》,《中国古陶瓷研究》第九辑,紫禁城出版社,2003年。

 

    2、朱文立:《汝州城内文庙,张公巷址探讨》,《’02古陶瓷科学技术 5 2002年国际探讨会论文集》,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2年。

 

    3、朱文立:《汝州汝官窑瓷片,残器及配铀作坊的发现与研究》,《 99古陶瓷科学技术 4 1999年国际探讨会论文集》,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1999年。

 

    4、苏玫瑰(英国):《依据最新的考古学证据对一组汝瓷器的研究》《 89古陶科学技术 1 国际探讨会论文集》,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1989年。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咨询电话

0375-6977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