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青色,在等我
2009/11/10 20:10:14

    喜欢上汝瓷是去年底的事. 
   
  手中有几件仿古汝瓷是在二千零六年,同时还有几件孔家的钧瓷.
 
    那时正忙于生计,心性不免浮了些.钧、汝同列,就被钧瓷艳丽的外表诱惑,说青不青说蓝不蓝的汝瓷像灰姑娘般被我束之高阁。 
 
    喜欢上汝瓷源于爱上了茶道。 
 
    从去年下半年起,每天总要抽出二个小时坐在桌前烧水倒茶品饮顺带一番养壶. 
 
    水花轻溅,"壶"光流转,阳光从临窗斜斜地照进来落在茶具上,心绪似乎也被阳光的力量照射,像轻尘般袅袅升起,旋即又像湿了水的茶叶缓缓下落,即而如尘埃落定. 
 
    在茶我、壶我的世界里,分离了外界的纷扰喧嚣,独自享用那种难言的自由自在,在无他物中有着"有花有月有楼台"的妙境. 心渐渐被茶滋养地充盈丰厚水润,那种干燥浮性也就去了很多. 
 
    慢慢注意汝瓷是在把一个三足洗拿来当茶海用之后.
 
    也许是心性渐沉渐静的缘故,那种天青色,淡淡地,不急不躁地停在那儿,刚开始还真是不显山不显水的,但却是那么经看耐看,不由得时常拿在手中把玩细看. "雨过天晴云破处",就是这种天青色,清清浅浅地,不浮不躁,不温不火,让我想到了一个词"包容",那种天青的清透,仿佛无一物尘染,却有着禅宗所言的"无一物中物尽藏,有花有月有楼台"的境界. 
 
    喜欢汝瓷,特别是天青色,不仅仅是心理阶段性的一个表现,专业敏感性提示我可能还有更深的心理学意义.   
 
  "天青色汝瓷", 我心理轻念了一下,暗自问:这让你联想到了什么?
 
    我脑子里快速跳出的字眼是:清静无为,顺其自然,不急不躁。
 
    忽地想起,这是老庄之道。 而汝瓷盛行之世是南宋,南宋则尚道家和理学。
 
    恰此时, 仿佛听到一片清脆声——是汝瓷的开片,那一刻的晌起,足足酝酿了千年,而我,不早不晚,来到了!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19 中华汝瓷网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